7cce1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戰錘神座 愛下-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逃避可恥而且沒有用鑒賞-co1dx

Home / 玄幻小說 / 7cce1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戰錘神座 愛下-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逃避可恥而且沒有用鑒賞-co1dx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五月份的埃斯塔利亚已经能够感觉到一丝炎热了。
暮光姐妹对离开布列塔尼亚其实是不怎么感兴趣,外加上莱恩嫡系的那些将军和官僚们实际上也不太赞同德文希尔冒险离开国内。
然而在这件事上,一贯管束非常严厉的绿骑士却发话了,王国的半神和骑士美德的化身表示一个男孩成长为一个男人,必须要经过战火的磨炼。
山对面的弗雷德里克今年才19岁,已经是出阵超过二十场的优秀将军了。
森林巨龙的脊背之上,德文希尔朝着下面望去。
只见密密麻麻的人群拥挤在一起,沿着道路朝着北方逃跑,马车、牛车、手推车甚至拖车们将道路已经完全堵死了,人类互相拥挤着,争先恐后。
有多少人?德文希尔算不出来,因为长长的道路和人群几乎没有尽头,而地处平原之上的埃斯塔利亚自然也不是只有道路可以通过,在道路的两边,是更多的人群。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好多人类,我能够感觉到,他们的恐惧,这些人已经丧失了勇气,面对强敌的勇气。”奈丝特拉悲悯地看着恐慌无度的人类:“他们必须重拾自己的信念。”
“否则就只有死亡,或者,比死亡更可怕。”阿洛翰说道。
“瘟疫,正在这里传播。”奈丝特拉补充:“如果我们不尽管做出行动,那么唯一的结局就是毁灭。”
“毁灭也不错,紧接着我们就可以大干一场了。”阿洛翰舔着嘴唇。
“你必须控制住你自己,阿洛翰!”
“你也必须控制住你的同情心,奈丝特拉!”
德文希尔现在已经学会屏蔽姐妹俩习惯性的争吵了,年轻的男爵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下方。
单筒望远镜看到,一队年轻的夫妇正拉着一对儿女,在恐慌之中逃难,或许他们所有的身家就是身后马车上的东西,在这个混乱的时代,丈夫不得不取出了自己的武器——刺剑搭配火枪来驱赶任何觊觎一家人财产的人,母亲则是坐在马车上,用警惕的目光看向所有人。
只有男孩将目光集中在了天空之上,他很快就有了发现。
成群的隼骑兵,一队布列塔尼亚皇家天马骑士和森林巨龙从天空之上飞过!
布列塔尼亚人来了!我们有救了!
欢呼声在人群中回响,见到这一幕,正在高空中的卡松公爵情不自禁地挥手致意,他也马上得到了更多的欢呼。
可德文希尔却无法露出任何一点点笑容,男爵深切地知道,他们这一点点人丝毫起不到任何作用,而且,暮光姐妹会愿意来,仅仅是看在莱恩和他的面子上而已。
至于卡松公爵,他的一队皇家天马骑士确实厉害,但是这伙人……就没把自己的当成主君,他们只是顺道来看看热闹,甚至可以说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来提前视察自己的新领地的。
无论卡松公爵对父亲和自己家族如何忠诚,他终究还是个骑士贵族……德文希尔心里苦笑不止。
父亲啊,你的威望和实力实在是太高了,太高太高了,你的个人威望完全压过了王国的威望,大家服从的是你,崇拜的是你,认同的是你,根本就不是王位啊!
相 愛 恨 晚
千金之囚
这群空军们朝着埃斯塔利亚实际意义上的整个首府,马格里特而去。
时间又过去了两天,这群人终于抵达了马格里特。
此时,这座昔日伟大的城市已经处于一片混乱之中,马格里特公爵卢西奥-观日者和他的继承人费利佩-观日者男爵早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机甲时代的巨星传奇
在马格里特的国宾馆,巨龙落地,皇家天马骑士们排成两排,一队骑士欢迎德文希尔的到来,国宾馆的正中间摆着一张四方桌子。
桌子的另一边坐着马格里特骑士团大导师恩佐-莫雷蒂。
如果有人还有印象,这位恩佐-莫雷蒂曾经和莱恩有过接触,在莱恩前来寻找海神三叉戟的时候,他曾经和莱恩等达成过休战协定。
“我的男爵,这个时候,您带着这点人来到马格里特,我们真是不知道应该高兴,亦或者是用什么别的表情来欢迎您。”恩佐-莫雷蒂和十几年前比稍微苍老了一些,但依然十分精神,在他的身后,一群穿着华丽铠甲的马格里特骑士们排成一大排,大导师摊开双手:“据我所知,求援信早都发出去了。”
“我是来专门评估一下情况的。”德文希尔双手十指相扣,男爵坐在位置上,他显得很认真:“听我说,莫雷蒂大导师,我们在历史上也曾经遇到过这种情况,那是赤炎大远征和阿拉比圣战时期,我们也曾经一起合力对敌,阿拉比的沙漠民族曾经将马格里特逼入绝境,是的,现在情况很糟糕,可我们还是赢得了最后的胜利,不是么?”
“可这次情况不同了,我的男爵,你到底是否明白情况?”恩佐-莫雷蒂大导师和他身后的马格里特骑士团骑士们全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德文希尔,这位年轻到显得十分稚嫩的男爵。
“情况,什么情况?”德文希尔从恩佐-莫雷蒂大导师的脸上读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恩佐-莫雷蒂稍稍犹豫了一会儿,似乎在权衡着什么,但随即他自嘲般地一笑,然后将消息告诉了德文希尔:“好吧好吧,其实也瞒不住多久,告诉你吧,我的男爵,实际上,卢西奥-观日者公爵阁下,还有他的继承人费利佩-观日者阁下,都已经战死了!”
“什么?!!!”德文希尔瞪大了眼睛。
是的,埃斯塔利亚最重要城市马格里特的统治者,逐日者……咳咳,观日者家族的主要血脉,已经断绝。
前文有提到在得知了“奇怪的野兽人”灭亡托巴洛之后,马格里特公爵卢西奥-观日者和他的两个儿子就决定尽起马格里特的军队前往支援,可惜在半路就城市就已经沦陷,还遭到斯卡文鼠人奇袭。
在乱军之中,马格里特骑士团骑士、飞鹰骑士和正义之矛骑士们为了保护公爵一家人浴血奋战,然而寡不敌众,在乱军之中,卢西奥和费利佩都被斯卡文军阀所杀,不同的是卢西奥被斯卡文鼠人工程术士的闪电击中,全身烧成黑炭,而费利佩则是被“一个像仓鼠轮的切割器”切成了好几段。
自大的卢西奥公爵想要靠着“征剿野兽人”建立威望和功勋未果,反而和自己的两个儿子一起战死。
为了不让抵抗彻底瓦解,马格里特骑士团大导师恩佐-莫雷蒂只得下令隐瞒了死讯。
南方王国至今还认为遭受的是“特别的野兽人”的进攻。
当然,这一仗由于骑士们的拼死抵抗和公爵私人卫队的全员战死,斯卡文鼠人也损失巨大,暂时停了下来休整(顺便开几场大型人肉宴会)。
“很好。”德文希尔在短暂地迟疑之后,男爵恢复了镇定,他沉吟了一分钟:“这不是正好,我的大导师,你已经全面接管了整座城市,所有财政、军队、秩序,我说的对么?”
“是的,暂时,瞒不了多久的。”恩佐点头。
“那么这么长时间,告诉我们,告诉我们布列塔尼亚人,您,和这些马格里特骑士们,计划如何反击?”德文希尔轻声说道:“我需要听到计划。”
“计划?没有计划。”大导师摊开双手,脑袋一歪。
“没有计划?!”德文希尔先是将自己的脑袋朝前伸出去,男爵张了张嘴巴,最后甚至笑了出来:“哈~天呐,别告诉我,经历过阿拉比圣战的骑士兄弟们居然退化成了这个地步?”
“听着,我们国家现在也面临着巨大的威胁,数千艘诺斯卡长船不断地攻击我们的北岸,在境内,野兽人和绿皮频繁出没,就算是宫廷,大家也为是否组建大军前来支援你们争论不休,骑士道的美德束缚着我们,但毫无疑问,保家卫国的美德立于侠义精神之上,如果我们连自己的家园都保卫不好,谈何朝你们伸出援手呢?”德文希尔看起来很为难,一脸“我这是为你好”的表情,嘴里面说着大义凛然实际上毫无根据的话。
站在德文希尔身后的奈丝特拉差点笑出来,这男人,说起这种话来简直跟他母亲苏莉亚王后一模一样。
送棂
而阿洛翰却是一脸冰冷,她想起绿骑士这个严厉的导师就头疼无比。
“你也听着,我的男爵,我们很想反击,我们当然不想丢掉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国家,但是之前的失败已经让我们失去了资本,20000人的军队只有8000人幸存,而且最后回到马格里特愿意坚守的不到2000人!”恩佐气得闭上了眼睛:“城市内的每一把剑都被取走了,我们靠什么防守?靠仓库里面的一千多把刺剑、长枪和盾牌?是靠我们城墙上那些已经有好几十甚至上百年历史的爷爷级火炮?还是靠组织民兵?我检查了一下军营,里面甚至连两百套胸甲都没有!”
德文希尔愕然。
只有卡松公爵微微点头,他知道埃斯塔利亚的情况,简单来说,埃斯塔利亚承平实在是太久了,太久太久了,自从阿拉比圣战之后,这里就再也没有经历过战火。
在埃斯塔利亚,军队更接近于仪仗队,民间尚武之风极弱,就算是流行的击剑剑术,更多也是作为一种“表演”“比赛”而非实战项目来训练。
最要命的是,埃斯塔利亚人有个习惯。
他们从来不穿盔甲的!
原因很简单,刺剑比赛讲究的是速度、灵巧、敏捷和轻盈,当然不穿盔甲啦!
所以埃斯塔利亚的军队穿盔甲的少,库存的盔甲更是数量极少。
如果不是马格里特骑士、飞鹰骑士和正义之矛骑士这三个骑士团还有穿盔甲的习惯,埃斯塔利亚早都被斯卡文鼠人一波打崩然后灭亡了!
火器问题就更不用多说了,从努尔订购的500把新式火铳已经在之前那一战中全部损失,恩佐-莫雷蒂剩下能找到的只有300把备用火铳,由于长期缺乏维护和保养,其中约三成都不能够使用,马格里特有约200门守城火炮,大多都是爷爷款式,有的已经上百年没有使用过了,最要命的是恩佐检查了一下炮弹库房。
库房之内满满的木箱,但里面全都放着石头,只有门口和走廊十个箱子里面放的是炮弹。
从国宾馆里面出来,德文希尔脸色铁青:“我们没必要留在这里了,回去告诉大家,准备好在比利巴利狙击斯卡文鼠人的军队,同时迎接埃斯塔利亚的难民吧。”
“幸好,我们布列塔尼亚还有一个人,可以正大光明地接手这一切。”
长夜孤灯
布列塔尼亚人来得快,去得也快,暮光姐妹留下了她们的贡献,一次空中奇袭,两队隼骑兵的库诺斯齐射在鼠人射程外将伊克特-利爪精心设计和制造出来的17门次元石闪电炮轰成渣之后,德文希尔立即撤退。
同时,马格里特骑士团大导师恩佐-莫雷蒂正式下令,放弃马格里特。
数十万难民在骑士团骑士们的保护和督促之中,朝着布列塔尼亚而来。
…………我是逃避可耻而且没有用的分割线…………
埃斯塔利亚人放弃了马格里特开始朝北逃走的时候。
白银山脉,永恒峰、无量峰、卡拉兹-阿-卡拉克,矮人首都。
一无所有 小口草
一场矮人诸王大会刚刚散会。
我师傅是孙悟空 蓝翔于乐
至高王索尔格林-负怨者非常恼火,他坐在王座厅的矮人王座上,久久不能够回过神。
他为矮人一族的懦弱和逃避而感到怒火万丈。
这一次矮人诸王大会,有几位矮人王居然公开提出了一个设想——封闭所有矮人城塞,闭门自守,不再理会外界的事务。
葛朗尼在上啊,我们矮人一族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至高王使用了最激烈的方式拒绝了这个议题,矮人绝不可以困守孤城,各自为战。
然而当至高王提出了一个设想,那就是放弃一些不重要的矮人城塞,将兵力集结在永恒峰,准备迎接最后的大战时,却又遭到了所有矮人王的一致反对。
其中尤其以贝勒加反对得最为激烈,八峰山之王大骂索尔格林说你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矮人,没有一个矮人会抛弃自己的家园,如果矮人真的要迎来自己的最后一刻,那么他贝勒加将坦然接受,而不是为了苟且偷生而放弃自己经历千辛万苦才取回的八峰山要塞。
从情感上来说,索尔格林能够理解贝勒加的决定,但是从矮人的大战略来说,合则强,分则弱,贝勒加第一个出来反抗索尔格林的决定使得本就不愿意接受命令的矮人诸王们一齐反对,其中尤其以屠夫王、海门关国王和激流关国王最为激烈。
这使得索尔格林的计划破产,更糟糕的是受到如此影响,矮人诸王们纷纷生气地离开。
“逃跑可耻,但是很有用,逃避可耻,而且没有用。”索尔格林坐在王座上,至高王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看来,我们永恒之峰在接下来的战争中,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了。”
“让他们来!”矮人首席大工程师布洛克森恼恨不止:“他们会需要永恒峰的帮助的,到时候他们会后悔今天的无礼!”
“不说这个了。”索尔格林-负怨者叹了口气:“巨像的情况如何?”
“经过多次调试,已经可以投入战斗了,不过我希望还能有一点时间给我继续微调一下。”布洛克森点头。
“你会得到那些时间的。”至高王想起那几座巨像,心里又有了几分底气。
葛朗尼、葛林姆尼尔和瓦拉雅在上啊,感谢你们给矮人留下了如此丰厚的遗产。
如果能够妥善使用这些巨像,或许……还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