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天行緣記》-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商議

Home / 仙俠小說 / 人氣都市异能 《天行緣記》-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商議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天行缘记
在皖沙城外的战斗告一段落,待到普颠和邑顺走后易天和熊二宝又逗留了阵。半日后二人才架起遁光朝着万佛城所在的位置径直飞去。
这一路上二人也没有急赶的意思,反倒是有说有笑沿途畅聊起来。待到了万佛城辖地万里之内易天才收敛了身上的灵压波动而后与熊二宝分头行事。
自己不喜欢抛头露面而且现如今在万佛城内还有地狱族的阎邱在,而自己和宛刚的密谈最好还是不要走露风声的好,免得引起不必要的猜忌。
悄悄从万佛寺的南门进入到城中后易天便直接朝着城中异族交易区走去。一路上自己施展了隐蔽身法轻轻掠过路人后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来到了蛮角商会门口突然见到有一批低阶修士聚集在门口好似正在理论什么似的。对于他们的动向易天是完全没有兴趣,随即一个闪身从侧门进入到商号大堂之中。
而后又从一边的长廊穿过直接朝着后厢庭院的方向走去。这一路上至少遇见了有四道禁制但对于合体期修士的自己来说简直就是纸糊的一般。
只是略施小计后便悄无声息的破开禁制从中走了进去,待来到后厢别院之后神念微微探出发现此时蛮角商会深处有几处洞府外都亮起了禁制。
其中有一处正是自己之前的暂居之所,不消多说此时在内修行的应该正是阎文雄了。在他的洞府百丈开外还有一处亮着禁制结界的住处,不消多说应该是宛刚他的临时落脚之地。
这次自己赶回来也是想要找他一叙商议如何潜入地狱界,毕竟如果自己单独行事在人生地不熟的环境之下还是会处处受制的。如果有个熟悉的人带路那就不同了,至少也能方便不少免去了自己不少麻烦事。
悄悄飞至宛刚的洞府门口伸手朝着那禁制点了下,随即便破开了个拳头大小的口子。易天则是嘴唇轻轻挪动了下将传音送了进去。十息后禁制上裂开了条口子,易天则是毫不犹豫的闪身进入。
片刻后进入到洞府内神念发觉宛刚此时正在府中大厅会客室内等候自己。几步走去至洞府大厅后易天稽首一礼道:“冒昧打扰宛道友了。”
宛刚急忙站起身来还礼道:“易道友客气了,想必你的事情都解决好了?”
笑着点了点头易天走上前去找了处空位缓缓坐下,待到二人坐定后才开口道:“此次在佛灵界中阻击狞狂自然是十拿九稳的事。”
“不知来的是碧落妖姬还是幽冥童子?”宛刚急忙问道。
摇了摇头易天回道:“都不是,没想到狞狂还有第四具分身慈悲老人,如今此獠已经被收押入大雷光禅寺之中了。”
宛刚听罢则是感慨道:“没想到大雷光禅寺真是能容人所不容,即便是幽冥界的修士都可以收入宗门之内。”
嘴里一阵唏嘘易天则是有感而发道:“佛宗功法行的也是天地正道,自然是可以包容一切了。”
“那不知易道友可从那具分身嘴里打探出什么消息么?”宛刚又问道。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天行緣記討論-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商議
随即易天便捡了一些从慈悲老人处问询来的情报简要的说了下,宛刚听罢脸上也是现出了凝重之色。好半响才回道:“如此看来这狞狂的本体还真是个谜,除了那个幽冥童子之外只怕无人能够得知其真实存在了。”
“所以说这才是个大麻烦,”易天叹了口气回复道:“如果要想直面狞狂本体首先是要找到他的所在位置,可那个幽冥童子神出鬼没想要擒住他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不知宛道友可知这个幽冥童子的出没规律么?”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天行緣記討論-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商議鑒賞
優秀言情小說 天行緣記 txt-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商議看書
宛刚低头苦苦思索了起来,好半响才抬头诺诺的说道:“我只见过他两次,说起来都是由黄泉族的阎邱带着去的。至于幽冥童子如无重大事情也是不会轻易现身的。”
“听慈悲老人说,狞狂的四具分身之中只有幽冥童子使用正统的方法炼制的,所以神通功法等都完全继承了其本尊的特性,”易天说道:“至于碧落妖姬则是和慈悲老人一般都是以神念和血肉附着于其他生灵身上强占神魂而炼制的分身。”
宛刚听罢当即苦苦思索了起来,少倾面露讶色的问道:“不知易道友所言有何蹊跷呢?”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天行緣記 ptt-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商議展示
“既然这个慈悲老人都有了异心,难保不准那碧落妖姬也会一样,不如找她筹划下”易天淡淡地说道。
“易道友这可是与虎谋皮啊,请恕在下不赞同此事,”宛刚急忙说道:“怎么说这碧落妖姬都是狞狂的分身,她的一举一动本尊自然是顷刻之间就能清楚地了解到,你一旦与之接触他的本尊便会知道怎能合作筹划?”
“宛道友着了相,”易天却是笑道:“如果能够让碧落妖姬前往地狱界,那我就有办法与之沟通却不被其本尊发现。”
宛刚却是苦着个脸摇摇头道:“碧落妖姬坐镇幽冥界的奈落帝都,从不出门。要想让她来地狱界此事难如登天。”
原来如此易天闻言脸上的兴奋劲也是缓缓落下,随后又问道:“那宛道友之前遇见幽冥童子时那碧落妖姬可否在场?”
“那到不曾,”宛刚回道:“我发现碧落妖姬从未有离开奈落帝都方圆十万里的时候,如果是在幽冥界深处有什么麻烦事都会由幽冥童子出手。记得前次是要去探索那幽冥界深处之中的仙界碎片所以才会遇见幽冥童子的。”
“仙界碎片?”听到这里易天面无表情实则心中一惊,同时又想起了在自己储物戒中的那份地图。
照说这狞狂所施展的功法之中也留有当年罗天仙宫的影子在,如果说他真和宗门没什么干系易天自己也不相信。只是却不知狞狂的前世曾经在那仙界碎片之中找到了什么东西,而他今生却又为何想再次去查探那仙界碎片。
想罢则是面色一肃道:“不知你们之前次可都是为了去寻找那仙界碎片么?”
“确实如此,”宛刚点头肯定地回道,稍后则是面色一红开口说道:“实不相瞒那次其实我们一众人连的那仙界碎片入口都没有找到,只是没头绪的在幽冥界深处搜寻了足足有数年时间。到头来大家也是搞得不欢而散。”
“难道没有地图指引,或者说幽冥童子没有给出明确的方位么?”易天不解的问道。
“要是有地图那就好办了,”宛刚却是嗤笑一声道:“我们一众四人都像是个无头苍蝇般四处搜寻,最终却是无疾而终。”
“那幽冥童子是否对此耿耿于怀呢?”易天问道:“我料想他是主事之人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宛刚不屑地说道:“他还是依照着前世的记忆才勉强将搜索范围缩小至十万里方圆内,可这般区域想要找一个仙界碎片入口难如登天。而且那入口也不是一直会打开着的,通常三千年那入口才会显露一次。”
“不知上次你们去探索是在什么时候?”易天突然问道。
“算算时间差不多相隔也有三千年不到了,估计至多还有五十年又会接到幽冥童子的诏令要再去探索一次了,”宛刚却是无奈的回道。
“不知这次会有什么人前去呢?”易天问道。
“幽冥童子、阎邱、我、幽冥界中的散修蒲进还有地狱界墨羽族的乌恒,”宛刚想了下说道。
“这不是只有五人么?”易天不解的问道:“还有一个呢?”
“石柱的石修在千年前已经身陨了,所以这次可定是不会参加了,”宛刚随即说道。
“这般说来人数上还是少了一个,不知这次在下有幸可否参与进来,”易天笑道。
宛刚听罢却是眉头皱起道:“这倒是有点麻烦,说起来这人选得事不是我说了算的,而且易道友与那狞狂的本尊势同水火,这次贸然联手不知对方会不会同意还是两说呢。何况你只身潜入幽冥界难道就不怕被幽冥童子算计一把?”
“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易天却是一副面色淡定的道:“原本我还是对狞狂本尊有些忌惮,但是经过多方调查后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本尊此刻正被什么牵制住了无暇分身来对付我。”
“但即便是这样也不可能让幽冥童子肯与你合作下去,要知道以这具分身的实力就已经和易道友你不相上下了,”宛刚面露忧色道。
“我岂会做无把握之事,”易天淡淡的笑罢随即取出了份古朴的地图来。轻轻将地图展开后将其中记载的内容透露出三分之一来让宛刚看了下。
随后却是说道:“这份地图是我周游了数个位面才凑齐的,此物的材质连我都无法破开,想来自然是不凡。”
“难道说这份地图上所指引的正是那幽冥界内仙界碎片的位置,”宛刚惊讶的问道。
“我猜想十有八九应该是了,”易天说道:“你只需要将消息传出去便可,以幽冥童子的见识自然可以分辨出真伪来。”
说罢伸手指了指地图的一侧,上面用金篆文写着‘幽黎山’的字样。宛刚确实不认得这些文字急忙抬头面露疑色问道:“还请易道友指教。”
易天也不多话直接取出了分空白玉简写下了一段信息后收起并在封口打上了罗天仙宫独有标记。随即转手递给宛刚道:“将此玉简交到幽冥童子手上即可,我想他看完后必定会设法来与我联系的。”
“就这样易道友你确信幽冥童子会摒弃前嫌与你合作么?”宛刚却是不解的问道。
“容不得他如此,”易天却是面露淡定之色道:“他光知道有这么回事却没有地图,虽然可以耗费点时光去搜索,可那仙界碎片的出入口每三千年现身一次,每次不过只有一整天的时间。如果没有地图任他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在一日之内探索完十万里方圆的地界。所以他一定会来找我合作的。”
“那这次我倒是可以沾到点光了,”宛刚笑道:“既然如此不知易道友还有什么要求尽可以并提出,同时也可以让幽冥童子知会下。”
“你大可替我传话,即便是狞狂不与我合作也不打紧,我手中有地图自然可以第一时间找到那入口所在,”易天想了下说道:“如果他认为我无法入的幽冥界那就大错特错了,再说即便是他的本体出手也无法将整个幽冥界监控在神念之中,何况他的本体此时自顾不暇。我也是看在曾经是同宗同源的份上所以才会勉强与之合作一次的。”
宛刚听罢脸色微变,急忙问道:“易道友难道与这幽冥大帝狞狂还有渊源?”
“你只需将我的话原封不动转告给狞狂的分身,想来以他的见识自然明白我话中的意思,”易天笑道:“但说起来他所炼之功法与我宗门却是有些渊源在,所以我才有此一言。”
宛刚听罢则是面露恍然之色,随后又问道:“如果狞狂那边有了回复我该如何联系你呢,还是在佛灵界这边么?”
易天想了下取出两块传讯玉符分出一半递了过去道:“此物乃是跨界传讯符,但只能用一次。你将东西交给幽冥童子,如果对方同意那便取出来激活了与我联系便可。算算时间也在五十年之内,如果收不到你的消息我自然会另觅他方的。”
宛刚听罢结果跨界传讯符后收入储物戒内,随即说道:“如此大善,能够联手共探那是最好不过了。至于到了内中易道友如何对付狞狂还请示下?”
“宛道友无需多虑,进入那仙界碎片后各凭本事,你去找你的仙缘不必担心其他的事,”易天想了下回道:“我大致能够猜到狞狂分身的目的,所以在机缘之下他断不会贸然出手,而我也需要去寻找一下那机缘。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要去黄泉守卫见一次其大长老,说实在的我都有点怀疑这位大长老的身份和狞狂本尊也有联系才是。”